他們逃出牆了,
掙不脫無形的籠牢,
淪為俎上之肉。
看似可以生活如常,
清算有如隨時滑下的利刃,
懸著遲遲不落。

牆就在他們觸手可及之處。

他們逃出牆了,
又被另一面牆困住,
無奈身陷囹圄。
鐵窗生涯雖然有期,
靈魂卻被判了無期徒刑,
鎖在紅磚牆內。

牆橫亙立在他們面前。

他們逃出牆了,
毅然選擇離鄉別井,
被迫流散各地。
肉身暫時得以自由,
午夜仍總夢迴香江故土,
在那無人深夜。

牆將如蛆附骨地跟著他們一生。

 


Leave a comment

Please note, comments must be approved before they are publish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