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3與123的故事 Story of 173 & 123

 173和123的故事:走自己的步伐,做勇敢的事

「冇廚師腸點算?」這對活潑的母女想像即將來到的英國生活,她們是173與123,與Project R談談香港,談談她們對未來的想法。歡笑背後,卻流露她們對香港的不捨與難過。

移民問題,對香港人來說,從前是如同蔥花芫茜,去留各自取捨;如今,隨著政治壓逼,香港人考慮的已不是自己的喜惡,更是對下一代未來這般現實的考量。和不少憂心子女前途的香港父母一樣,媽媽173將於今年年底帶同女兒123舉家到英國移居。香港人的去與留,成為近年其中一個最熱門的話題。根據統計,以國安法實施為分水嶺,淨出境人數至今逾13萬人;換言之,每100個香港人,已有一人於國安法後離境。對於去與留的心路歷程,173曾指出她只是個小人物。然而,於大時代下,她們的故事卻反映時代的哀歌。

移民問題,對香港人來說﹐從前如同蔥花芫茜,去留各自取捨;如今,隨著政治上的壓逼,香港人要考慮的已不是自己的喜惡,更是對下一代未來這般現實的考量。 

屬於80後的黃金時代

為香港人這身份自豪,就像飲奶茶要茶走(走砂糖用煉奶),是一件純粹的事情。但對於某國人民而言,這句話已足以粉碎他們的脆弱心靈。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八十後,173自小對香港充滿自豪感,因為香港「樣樣嘢都好叻」。

她笑說,她是屬於那段時期的香港人。主權移交後,香港面臨變天,但她和大部分香港人一樣,選擇留下,皆因相信人總要勇敢生存。即使她對中國採取批判的態度,認為政府手法露骨、制度不公,然而她相信,香港制度優良,仍然能夠與之抗衡、撐住一段時間,因此一直都沒有移民的想法。

「97年前,政府對人民沒有那麼多限制。能成就黃金時代,真正努力的是香港人。」一切,源自對香港的愛,就像對煉奶的鍾愛,出於純粹的感覺。可是,伴隨港共政府的爪牙盡露,這份鍾愛,即使是飛砂走奶,都是分離主義,觸犯國安法的神經。

教育世家與奴化教育

說起香港政府,123年紀輕輕,卻如同一個小大人,對香港社會有自己一套見解;原來123的家庭不但是「黃金家族」:上至婆婆(又稱163)黃到發金,一直關心抗爭的年輕人,更用Telegram「收風」、做義工,下至孫女123都十分留意抗爭。她們更出自教育世家,婆婆163與媽媽173都是春風化雨的教師。然而,香港的教育卻成為173決意移民的原因之一。

173坦言,現今香港的教育已變得奴化,要新一代變得更加聽話。在教育界打滾多年的她,表示教育局手握大權,對於課程大綱的內容,「上頭話轉咩就轉咩」。一般教師只能跟內容教授,而學生只為考試背誦,父母亦不知情,奴化思想就此培養。

當她與女兒一同溫習時,尤其是常識科的態度教育最令她感到震撼:教科書向學生解釋基本法賦予香港人很多權力與義務;當講述集會自由,強調這種自由是建基於有否破壞社會秩序的前設上,並配上近年遊行的照片。173更指出,教育界是第一個「被殺」的行業,連教育環境都被逼歸邊,不出十年,香港的教育將與中國同化。

123又如何看香港教育?她對常識書上所講的自由表示質疑,但又明白老師只是照著教科書教,沒有反抗的餘地。原來為了保護女兒,173禁止女兒在學校與同學談政治;雖然出自金黃世家,123好朋友的父親竟然是警察,但依然無阻兩個小女孩在學校如膠似漆。當我們生活上都分成黃藍陣營,連經過美x﹐都忍不住對裡面光顧的人反一下白眼,或許這種不分政治的純真﹐只能出現在小朋友身上。 

教育局手握大權,對於課程大綱的內容,「上頭話轉咩就轉咩」。一般教師只能跟內容教授,而學生只為考試背誦,父母亦不知情,奴化思想就此培養。

元朗國人的獨白:何處是樂土?

原來這對金黃母女還有另一身份,就是元朗國子民。她們經歷過水貨客橫行的年代,也經歷過七二一後的元朗國。但最令173懷念的﹐是那個質樸的元朗。她憶述,她土生土長的元朗曾經是一個自由、舒適的地方;然而元朗的轉變,使她感受到香港社會的全面逼迫:昔日的「鄉下」變成熙來攘往,方便就腳同時污煙瘴氣。

猶如一個圍城的香港,在123眼中雖然佈滿醜惡,然而仍有令她記掛的地方。離開前24小時如何分配?123說,早上第一件事,就是到公園看花花草草,因為到達英國後,即使有花有草,也不再同樣;同樣,即使空間更闊,失去的都不能輕易移植。香港的花,要在香港澆灌,只屬於這片土壤;留下的人默默守護,離開的人去想辦法,即便轉幾多個彎,都為了歸家。

元朗的變幻如同香港,盡是物是人非。然而離開香港後,錦繡花園卻是173最懷念的地方之一。湖,鴨仔,安靜的氛圍。快樂可以好簡單,但香港人再也難以真真正正地快樂了,「究竟何處是樂土?」她如是說。

和香港人對話,我想說的是....

已辭職的173,坦言有心理準備移居後的生活不及香港的安逸。這是每一個移居教師都需要跨過的心理關口:捨棄在香港高薪糧準、穩定的生活。即便如此,相比起很多舉家離開的人,身任教職多年的她,物質條件即使比上不足,仍然是比下有餘。同校的教師當中,已有近五名教師於學期中申請辭職移民。在生活穩定的教育界裡,這是極不尋常的現象。即使高薪糧準,比起金錢,相信有更重要的考慮使他們作出這樣的決定。

近來社會為去留問題展開激烈的討論,對此,173表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步伐,適當的時候會做勇敢的決定;但作為移民的她們,至少希望自己比起其他人「行先一步」,可以成為一個例子,讓仍在猶豫的家長參考:香港人人在異地,仍是能夠好好生活,仍是可以闖出自己的一片天。

不同的人有屬於自己的崗位,但同樣向同一個目標進發,這是2019年我們共同上的一堂課:兄弟爬山,它的精粹就在於,不批判同路人所做的選擇,但時常自省在這場運動裡,自己有沒有盡最大的努力。移居外國,對於173來說有一種使命感,她希望可以成為一個小小的避風港,照顧來到英國的年輕人﹐為他們提供生活支援。

作為一個教師、媽媽、基督徒,以及一個堅定的同路人,她相信生命充滿希望;身而為人,我們可變、可戰勝黑暗,對於信念有使命感,「凡事相信,凡事盼望」;面對極權,香港人應「靈巧如蛇,馴良如鴿」。

不同的人有屬於自己的崗位,但同樣向同一目標進發,這是2019年我們共同上的一堂課:兄弟爬山,它的精粹在於不批判同路人所做的選擇,但時常自省在這場運動裡,自己有沒有盡最大的努力。

流浪於黑暗之中的我們

光復沒有一條方程式,誰都不知道哪種方法是出路﹐當下我們需要做的是堅持。在抗爭的激烈浪潮裡,四面八方的香港人都團結一致,那是閃耀在我們心底的火焰,那時我們仍不知道。

當火光被極權掩蓋,空餘灰燼,那些對火焰的記憶仍在我們心裡;即使活在黑暗日子,記憶仍能令我們感到暖意。黑暗裡的堅持,將會是比起火焰本身更耀眼的存在。

筆者希望以本地樂隊My Little Airport的新歌《散步之年》歌詞向每一個仍在迷惘之中的同路人勉勵:

有冇一種可能係/ /咁啱行緊嘅呢一段// 係喺歷史嘅中段// 終點係喺好後面// 你係唔會見到// 但最終係會出現」

無人知道光復會在哪一天,或許是我們老去的時候,或許是我們死去都未發生;但請相信,我們需要堅持,不論我們身在何方。黑暗裡我們只餘下彼此,彼此心裡溫暖的火光。




Leave a comment

Please note, comments must be approved before they are published